房产经济

京籍无房租户满足条件可跨区入学,二房东乱象

  近4万租金退还没着落

李晓雷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声称,中介公司在经营了半年多之后,被工商查封了,由于工商带走了租房合同,所以他们无法给房东续租,房东就上来收房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钱给租户退了。”
相关新闻

在北京,无论是买新房、还是买二手房,交易环节必过的一关就是“网签”。交易到住建部门备案、双方公开透明,房子的信息更真实,也防止出现“一房多卖”。

  华纺易城这套房子的诡异经历,恰恰折射了租房市场混乱的“二房东乱象”。

守在房间里的两名东北男子,开始自称也是租户,但随后被黄政等人识破。记者询问一名自称姓林的男子是不是房海顺通或房海恒通公司的人,他说,“公司早就黄了,被工商局查封了,现在都是个人单干。”而他自己刚来一个多月,还不了解情况。然后不理会众人,穿上外套扬长而去了。

因此,在这次的租房新政中,专门对“转租”有了限制。即:承租人不得擅自转租、合租,合同明确约定可以转租、合租的除外;承租人根据合同约定转租、合租的,应当按本办法规定办理住房租赁登记备案;次承租人不得再次转租。

  根据本市去年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和规范管理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承租人不得擅自转租、合租,合同明确约定可以转租、合租的除外;次承租人不得再次转租。如果李某是二房东,徐某从李某租来房子后,再转租给小陈,就属于再次转租,已违规。

微信维权群里的租户50多人,受损失最低的4000元,最多的一万八九,总数达到四五十万元。

“结合之前的入学举措,未来新政对重点学区的租房市场租金影响不会很大。”杨现领分析,一方面落户和入学的限制条件很严格,边际增量可以忽略,另一方面,学区房价格取决于换房能力和资金条件,与租房需求没有太大关系。

  一周前,租户们的电卡、水卡被房东收走。“因为热水断了,我们已经五六天没洗澡了。”于是,租户们在协商多日无果后,不得不搬离。

  • 让扰乱楼市健康发展的黑中介成为“过街老鼠”
  • “黑中介”盯上法院网拍房产
  • 关注中介乱象:房产黑中介是怎么产生的? 该怎么治?
  • 七部门联合发文整治房产黑中介 房源真实性全面核验

并不是所有的住房都能对外出租。在征求意见稿中,对于可以对外出租的房源有着十分明确的限制,从而保障租户的承租权益。

  租户们凑到一起协商,才发现二房东一直在撒谎。李某在与租户刘丽签合同时,曾自称房东,甚至还拿出来产权证和业主身份证复印件。“业主是一位明姓女子,李某说是他母亲。”正是这些证件复印件,让刘丽相信了李某。前后脚入住的其他租户则说,李某自称是房主的朋友,房主在国外,委托其对外出租。

上周五,黄政等7名租户再次与李晓雷电话协商,李最后松口,黄政他们7个人他最多能退1万元,而这几个人实际受损失接近5万元。

除了结构、消防等方面的安全要求外,出租住房还要满足基本使用功能: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布局分割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储藏室等不宜居住的空间不得出租用于居住;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本市规定的标准。

  稍早入住的租户透露,最初房子里并没有打隔断,二房东也曾承诺过不打隔断,但没过几天客厅就被强行加上了隔断。“事情发生后也联系不上二房东了,本该上月就要季付租金,目前还欠着8000块钱没交。”姜先生说。

目前住在平谷的房东刘先生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的一套房子在好几年前就租给了房客李女士,每月租金3700元,约定按季度交房租,她也都按时收到了钱,所以一直都没来这边看。上个月同住在该小区的父亲收到电话局通知,说这套房子欠电话费了,上门准备通知住户交电话费,才发现房子被隔成了群租房,他非常生气,带人把门都拆了。

租金、租期稳了,租赁生活才能真正稳定。在租期方面,新政鼓励当事人签订长期住房租赁合同,当事人签订3年以上住房租赁合同且实际履行的,可以获得相关政策支持;而住房租赁企业出租自有住房的,除承租人另有要求外,租赁期限也强制要求不得低于3年。

  当租户们转而寻找二房东时,却发现要么不接电话,要么采取拖延战术。李某在合同中所留电话都已停机,微信也极少回复。此事发生后,李某曾透过微信说已跟房东交涉好,可住到10月底;但只隔一天,房东就上门来通知租户“只能住到8月底”。如今,快半个月过去,租户基本都已搬走,房东、二房东与租户之间依然没敲定如何退还租金。

“结果住了3个多月,在交了第二次房租6600元后不久,8月15日李晓雷就强行带人换锁,要求我们搬出去。”黄政说,中介让他们搬离没有任何理由。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加上客厅隔成的两间,总共住了5户。在协商未果之后,中介将该房屋断水断电,并带人来砸门、砸隔断、扔东西,威胁租户搬走。最终,其他几户在拿了中介退的1000元到1500元后离去,但黄政态度强硬拒不搬离,中介答应为其换房。

虽然目前北京已经实施备案登记申请,但主要是靠房东、租户线下操作。由于申请人主要是为了办理子女入学等涉及自身利益事项,不少人都选择不申请。不申请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逃税”。

  “让你搬你就搬啊?我们这边沟通,你就不搬!”另一位二房东徐某对小陈说。但此后徐某并没有现身解决问题。“我是6月从李某手里租来隔断间,再转租出去的,并没有接触过房东。”昨天,徐某在电话中向记者说。至于退租金一事,他依然推给了房东和李某。

上周五,趁中介的人都不在房里,刘先生赶紧给大门换了锁。果不其然,当天晚上,中介的人就又住了进来。“我打听了一圈,说要收回这房子只能走法院,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现在怕的是他们利用这套房子继续骗人,我又看不住。”

从租金的角度上看,短期内也将提高单间房屋租金水平。目前市场中的公寓企业和二房东管理房源数量占比超过60%,目前市场中的租赁人口大多以合租、单间为主要居住方式,单间供给能力的收缩有可能使得这部分人承担的租金增加。

  8月11日,来京工作的小陈在网上看到了一条房屋转租信息:由于要回老家发展,之前在朝阳区华纺易城租来的房子需要转租出去。这是一套三居室,客厅又被隔出两间。当天,小陈签订合同租来了12平方米的隔断间,按照“押一付三”的标准,他向二房东徐某支付了6450元。

遭遇三: 私吞房租,房东本人来收房

能否为长租合同“减税”?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北京晨报记者在涉事的3号楼22E看到,两室一厅的房子除了主卧和次卧,客厅隔成了三小间。现场一片狼藉,除了厨房门还在,其余房间包括卫生间的门都被拆了,隔断墙到处是破洞。

同样,未来运营这些租赁房的将是更加专业的机构。本市将鼓励发展规模化、专业化的住房租赁企业,支持住房租赁企业通过租赁、购买等方式多渠道筹集房源,支持个人和单位将住房委托给住房租赁企业长期经营,满足多层次住房租赁需求。

  把关不严:

记者随后联系到租户王女士,据她介绍,她是通过“天涯地产”的房产中介与李晓雷联系上,在11月21日与他签的合同,租住一间次卧月租金1300元,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等费用共计18400元。“当时我们都以为李晓雷就是房主。后来才知道他连二房东都不是。”

对于非京籍租户,其实本市此前就已经有申请就近入学的政策,新政并未有明显差别:根据监管平台登记备案信息、本市关于非京籍人员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具体规定,申请在所在区上小学、初中。

  二房东是谁?说起来扑朔迷离。房内的5位租户中,小陈与另一户是与徐某签的合同,而另外3人则是跟李某签的。

黄政几乎每天都给李晓雷打电话要房租,但都没有结果。在黄政与李晓雷通话的录音中,李晓雷说,可以为他调房,退钱没有。他自己只是一个打工的,与他签合同的是房海顺通,而且称“找公安、找工商都没用,他们也无法定我们罪”。

同样,对于承揽租赁服务的房屋中介,新政也划出不少“硬杠杠”:房地产经纪机构从业人员应当实名服务;房地产经纪机构为当事人提供租赁经纪服务的,应当核对当事人身份证件、出租住房的权属证明;房地产经纪机构不得为不符合出租条件的住房提供租赁经纪服务;地产经纪机构不得收取任何未予标明的费用;房地产经纪机构应当协助住房租赁当事人办理住房租赁登记备案。

  租户被赶:

遭遇一: 刚交房租,中介就翻脸毁约

如果有市民想把房子对外出租,就可以到这些平台上发布信息,平台还可以向老百姓提供网上签约、登记备案申请、交易资金监管、信用信息查询等服务;老百姓也可以像淘宝一样,给相关企业好评、差评,作信用评价。

  网站不审房源真实性

为了讨要房租,黄政建了一个“房海顺通维权”的微信群,群里“受害人”达50多人。上周五,他得知群里住在丰台玺萌鹏苑的租户遇到了房东上门收房,而且李晓雷也会出现在那里,赶紧带了七八个租户前去要钱。结果去了以后并没有看到李晓雷,原先的租户们也都搬走了,只剩下中介的人守在房子里。

“目前的租赁周期通常不足一年。”杨现领分析,租赁周期短的原因中有租房人口流动性强等客观的市场原因,也有租客权益保护不够等政策原因。征求意见稿中对于租赁期限的规定,将鼓励住房租赁企业通过与租客签订长期租约获取政策支持,也将增加租赁人口的稳定性。

  但在现实中,恰恰有人为此提供便利渠道,二房东们都能通过网络轻松寻找租户。当初,小陈通过一个名为“看房狗”的微信公众号获得了房源信息。记者注意到,公众号上有大量合租、转租内容,账号属于“非概率驱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且经营范围主要是技术推广、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等,并没有明确包括租房交易。记者在“看房狗”平台上尝试发布转租信息,整个过程既不要求提供房产和身份证件,也没有后台审核环节。这类信息发布平台都很少对房源、租户的真实身份进行有效把关,也间接助长了二房东身份不明、失联、骗租金的乱象。

王先生刚住进隔断房俩月,中介就以“扰民”为由强行要求其搬离,中介不仅砸了王先生合租室友的隔断房“示威”,且合租房内4户均被盗。日前,《租房未到期破财又毁房》的报道刊登后,多名租房者向北京晨报反映,自己也遭遇了类似“经历”。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以来,有关房屋中介强行毁约的投诉出现“爆发”态势。几乎无一例外的套路是,租房人都是前脚儿刚交了房租,后脚儿就被以各种理由毁约,而租户想要回房租却难上加难。在种种乱象背后,这一间间出租房犹如钓鱼诱饵,隐然指向志不在中介费的“黑中介”。

承租人为本市户籍,承租公共租赁住房和直管公房的,可根据住房租赁监管平台登记备案的信息依法申请办理户口登记和迁移手续。这样一来,一些是北京集体户口的公租房家庭,就可以把户口落到公租房上。

  二房东违规转租是租房市场里多年难去的顽疾。由于二房东手里有钥匙,租房时也拿到了房主身份证件和房产证复印件,极易假冒房东,骗取租金后跑路,最终房东拿不到房租要收房、租户交了租金反而住不了。

遭遇二: 房源混乱,从二房东手里拿房

昨天的租房新政中,也专门强调要多渠道增加租赁住房的供应,各区人民政府应当根据各区实际加强租赁住房用地保障,通过在产业园区、集体建设用地上按规划建设租赁住房等方式加大租赁住房供应。

但6天后,这套房子的真正房东出现,要求小陈和其他4位租户搬走。房东女婿姜先生向记者解释,因为二房东擅自打隔断、群租,被人举报到相关政府部门,房东才发现房子被人打隔断和转租了。

“怕他们用房子继续骗人,我又看不住”

平台要替房东、租户保密

赵秀池微信公众平台

租户贺萌萌也是通过房海顺通租下青塔蔚园13号楼一间次卧,在她交了第二次房租没多久房主就来收房了,原因也是没收到房租。

但也有教育人士提醒,在子女入学方面各区有各区的政策,具体操作环节仍需要关注教育部门的政策信息。

  二房东不露面身份成谜

“找公安工商都没用,没法定我们罪”

未来,这一新政将涉及北京市国有土地上依法建设的住房、集体建设用地上符合城乡规划建设的租赁住房。新政涉及增加租赁住房供应、建立住房租赁监管平台、提供便捷公共服务等多方面。

  剩余的租金成了房东和租户争执的焦点。房子内的5位租户的房租都基本付到了10月底,多付租金近4万元。由于房东是与二房东签约,因此房东拒绝向租户退还剩余租金,租户还需向二房东讨回这笔租金。

结果刚住了一个多星期,二房东和房主同时上门,他们均表示不知道房子被转租出去做了隔断房。王女士说,起初李晓雷不退房租,还让租户们和他一起与二房东“死磕”,因为他把房租交给了二房东。协商到最后,李晓雷退给了她7000元钱,收回了合同,里外里她损失了11000元。其他几个租户都是押一付三,拿到了一个月的房租也都交合同走人了。

京籍租公租房可办户口登记

  除了政府部门加强监管外,租户又该如何避免被二房东忽悠?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赵秀池提醒租房者,租房过程中,首先要找正规、有资质的企业和平台获取真实的租房信息;租户要看清合同条款和房产证、身份证等关键证件的原件,而非复印件,谨防被骗。(北京日报
2018年8月31日)

租户黄政这几天一直在找当初与他签合同的中介李晓雷讨要房租。今年4月份,黄政通过北京房海恒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租下了丰台区西府景园4号楼的一间主卧,每月租金2200元。押一付三再加上中介费、卫生管理费,一次性付款11830元。

“如果租赁合同稳定,期限较长,税务部门可以考虑减免或降低部分税,从而有助于租赁市场的长期稳定。”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赵秀池说。

晚高峰地铁5号线里,小陈提着、背着几大兜行李挤在人群中。他没想到,第一次租房只住了6天就被房东扫地出门。另一边,房东也很委屈——房子不仅欠了8000元的租金,而且未经同意就被打隔断和转租。

而租户刘彭的经历更是离奇,他通过房海顺通租了珠江风景小区一间主卧,在刚刚交了第二季度6900元房租没多久,中介公司就带人前来砸门换锁,以更换中介公司为名,要求每户再加100元的“换锁费”。而交了换锁钱不到一星期,没收到房租的房东就上门要求他们搬走。由于中介公司要求提前一个月交房租,实际上是押二付二,刘彭损失了8000多元。

赵秀池说,大力发展租房市场,能对平抑房价发挥作用,也能稳定房地产市场预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