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基金

投资人事教育育须要升高,货基角逐三格斗场

  刘田

  每经记者 徐皓 发自上海

  支玉香

  自2012年以来,货币基金成为了基金业的创新利器。先是“T+0”赎回破冰,后有“余额宝”推出,货币基金的规模也不断扩张。

  近年来,货币基金出现两个新变化,一是货币基金投资
“协议存款”不再受到30%红线的限制,二是货币基金赎回实现T+0;这两个变化使货币基金收益率得以提升,也极大增强了流动性;同时,基金公司也以一种新的眼光来看待这一投资工具。由于金融监管的加强,每家基金机构都希望自己能从银行表内资产向表外转移的浪潮中分一杯羹,而货币基金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关键时刻,货币基金总是会亮出一鸣惊人的高收益。

  根据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10月底,货币基金的总规模达到5754.48亿元,占公募资产规模比例达到20.45%。11月14日,“余额宝”的规模突破1000亿元,成为业内首只规模突破千亿的公募基金。

  争夺机构投资者之战/

  3月25日,汇添富全额宝登陆微信理财通,其高达6.4050%的7日年化收益率惊艳全场。可供比较的是,同一天货币基金A类平均收益率只有4.29%。

  业内人士指出,货币基金作为流动性管理工具,风险较低,很符合普通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和收益需求。不过,目前货币基金在收益率宣传和评价体系方面尚不够完善,不应该过分强调收益率,而忽视了其流动性管理工具的本质。另一方面,随着货币基金规模的扩张,对基金管理人的流动性管理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场银行间的“钱荒”,让不少基金公司今年前5个月在货币基金经营和管理方面的努力都打了“水漂”。货币基金的主要客户为机构投资者,而其存量客户的大量赎回是基金公司不能承受之痛。

  汇添富动了怎样的“手脚”?记者通过调查采访发现,自从货基遇上了互联网,货基在追求高收益的路上就有了新玩法,如在“线下”锁定大额机构资金后,以保证基金规模相对稳定性,便于“操盘”,再于“线上”向散户吸金。

  货基创新浪潮持续

  晨星数据显示,受二季度末短期资金紧张的影响,流动性较高的货币基金遭遇较大规模赎回。截至6月30日,市场上成立的货币基金共74只(按投资组合算),总规模为3191.71亿元,而一季度末的这个数据为5181.25亿元,相对缩水38%,净赎回近2000亿元,不少基金公司旗下货币基金规模出现腰斩。

  不过,随着央行[微博]叫停协议存款,货币基金的高收益率或将难以为继。

  “余额宝”可谓这波货币基金创新浪潮中最成功的案例。天弘基金与支付宝[微博]合作推出的“余额宝”自6月13日上线以来规模迅速攀升,6月底规模达到66亿元,8月中旬超过200亿元,9月底规模达到556.43亿元,11月14日规模突破1000亿元,成为业内首只达到千亿规模的公募基金。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也有极少数货币基金仍旧维持了规模的平稳,例如百亿级基金中的上投摩根货币和华夏现金增利。上投摩根货币规模出现逆势扩张,而华夏现金增利较一季度末规模下降仅2.7%,不同的是,两只基金维持规模稳定的方式截然不同。

  收益释放手段

  在“余额宝”效应的带动下,基金公司推广货币基金的热情高涨。10月28日,百度[微博]理财平台推出的华夏现金增利货币基金,10亿限售额度一日售罄。财付通与华夏、广发、易方达和汇添富合作的类余额宝产品也将于11月底前在微信平台上线;而苏宁易付宝在取得基金支付牌照后,与广发和汇添富合作的货币基金也上线在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上投摩根货币的投资者结构中,外资企业占了大多数,这些机构在选择作为现金管理工具的货币基金时,最为关注的是低风险、高流动性,而非收益率。

  为了迎合互联网首秀,公募基金难以抑制高收益的冲动,汇添富全额宝亮相理财通最吸引人的是高收益率。7日年化收益率高达6%左右,着实让不少业内人士不解。

  此外,目前易方达、兴业全球、博时、万家和交银施罗德等多家基金公司都推出网上直销申购费率低至一折的优惠活动。投资者如果先通过官网购买其货币基金,然后通过货币基金的资金申购其他基金,可享受申购费率1折优惠。此前通过货币基金转换其他基金产品的费率折扣一般为4折。

  与市场上大多数货币基金相比,上投摩根货币一直以来将组合久期限制在75天以内,低于目前国内通行的120天组合久期限制;同时该基金也不进行正回购放大操作。这些限制和规定虽然制约了基金收益率,但却增强了基金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保证了流动性。

  “货币基金主要配置协议存款,协议存款的利率一般稍高于银行间市场利率,目前1年期Shibor利率为5%,3M期利率为5.5%,所以全额宝做到6%以上的收益率确实很难。不过并不是没有办法。”北京一位资深货币基金经理如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货币基金可以成为一个蓄水池,吸收大量的闲置零散资金。”一家基金公司电商业务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同时其他支付功能还需要不断拓展,如果未来银行活期账户的功能货币基金都具备的话,那么其规模将进一步扩张。

  此次“钱荒”中,部分货币基金大量资金流出并不完全是因为降杠杆的需求,有部分资金纯粹为了逐利而赎回货币基金进入更高收益的产品。而对收益要求不高更注重流动性和风险的外资企业则恰好并不是这一类投资者。

  对于货币基金操作而言,最难的是流动性管理,大额申购赎回都会对基金经理操作造成干扰。全额宝明显深知怎么规避这一不利因素,
3月13日,全额宝选择暂停申购,并在登陆理财通的前夕3月21日恢复申购,规模相对稳定就为基金经理操作提供了很大便利。

  此外,除了基金公司直销渠道外,传统基金销售渠道银行也开始和基金公司合作推广货币基金。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民生银行正在和汇添富和民生加银两家基金公司合作推出一种新的电子银行卡,投资者将钱存入银行卡,即等于申购货币基金,享受货币基金收益率,需要用现金时,也可以随时取现。

  再看华夏现金增利,该基金客户结构中七成以上是散户投资者,这在目前大型货币基金中颇为少见。而个人投资者对于资金面宽松的敏感度则远不如机构强烈。这也是为什么在闹“钱荒”的6月,全部是个人客户的余额宝
(支付宝[微博]与天弘基金合作产品)取得巨大成功。

  上述北京货币基金经理继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般而言,每家基金公司因持有的资金量不同而议价能力不同,但每一家银行在和基金公司做协议存款时候报价不会相差太多,一般是几个BP。但在规模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汇添富一定是集全公司之资源,向银行要了一个相对较高的协议存款。

  风险须充分认识

  随着钱荒过去,在当下如何为夺回6月流失的资金,成为下半年基金公司营销重点之一,在资金面仍然偏紧的环境下,完成这一任务似乎颇为严峻。

  “所以除了上述收益率稍高的协议存款外,如果货币基金短期内7日年化收益率飙升,最有可能的一个原因是卖券。”上述人士透露。

  不过,部分业内人士指出,在目前的货币基金创新浪潮中,投资者教育工作仍需加强。

  据了解,虽然7月部分流出资金有所回流,但仍远远比不上流出的规模。“目前市场资金面仍不宽松,月末资金利率又出现走高迹象。7月份是财政存款缴存的时间,对流动性有一定压力,同时当前的货币政策仍是稳中偏紧。”有基金经理表示。

  3月27日的数据显示,货币基金A类中位居第一位的是中海货币A,该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为8.278%,在货币基金中位居首位。中海基金相关人士表示,这和近期卖券有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