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基金

农业银行,工商银行

2/7
建设银行(00939-HK)(601939-CN)是中国领先的国有商业银行,是重点基本建设项目中长期贷款的主要贷款行。2005年10月27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时,建设银行的招股价为2.35港元,到到2019年9月4日,建设银行的港股收市价为5.89港元。在此期间,除了发行优先股、2007年A股上市等等不断扩大股本规模之外,建设银行上市至今累计派发的普通股股息为每股3.175元人民币。如果自港股IPO起买入该股并一直持有至今,每股账面可赚逾7港元。不考虑股息再投资收益、通胀、利率变动、汇率变动等影响,上市至今的回报率接近3倍。建设银行公布了一份稳健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按中国会计准则编制(下同)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显示,建设银行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08%,至3614.71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4.57%,至2504.3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69.28%。业务及管理费同比增长5.6%,略低于营业收入增幅,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了11.99%,主要因为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增加66.23亿元。有鉴于此,该行上半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34%,至1541.09亿元,财华社估算,净利润率由去年上半年的42.93%,下降至42.63%。以下,我们以工商银行为参照,看看建设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和业务表现如何。净利息差收窄8个基点2019年上半年,建设银行实现利息收入4324.46亿元,同比增长9.39%,主要因为总生息资产规模扩大了7.51%,而总生息资产年化平均收益率同比提高了7个百分点;然而,总计息负债增加了7.25%,同时年化平均成本率扩大了15个基点,利息支出增加了16.80%,至1820.1亿元。因此,期内的净利差同比下降了8个基点,至2.12%,利息净收入同比仅增长4.57%,至2504.36亿元。与之相比,工商银行(01398-HK)(601398-CN)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息差仅下降了3个基点,至2.13%,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7.81%,至2993.01亿元,均优于建设银行的表现。从下图可以看到,建设银行的净利息收入在2016年遭遇近年的最大跌幅,这与当时国内整体息差收窄的环境相符,当时的低利率固然有利于其资产端的扩大,但净息差缩小的负面影响还是占据主导地位,所以尽管2016年的总生息资产与总计息负债的差值处于近年相对较高的水平,息差却显著下跌至只有2.06%,处于这几年的最低位,导致这一年的净利息收入下跌8.73%。随后两年的生息资产相对负债扩张规模维持平均水平,但由于净息差有所改善,加之2016年的基数较低,带动2017年净利息收入回升,2018年息差有轻微改善,得以让净利息收入增幅保持在正数。截至2019年6月底止的生息总资产减去总计息负债之差已接近近年高位,反映生息资产相对于计息负债的增幅已接近近年最高,但是净息差却仍徘徊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导致其利息净收入未能完全受惠于生息资产的扩张。资产质量维持在稳健水平截至2019年6月30日,建设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增加了71.88亿元,至2080.69亿元,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下降了0.03个百分点,至1.43%,相较而言,工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下降了0.04个百分点,至1.48%,较建设银行为高,但改善幅度略胜于建设银行。建设银行的拨备覆盖率达到218.03%,高于年初时的208.37%,也高于工商银行的192.02%。所以在资产质量方面,建设银行较工商银行优胜,不过工商银行上半年的资产质量改善状况要优于建设银行,不但不良贷款率降幅较大,其拨备覆盖率的改善幅度也更大——由年初的175.76%提高至6月底的192.02%。建设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年初的13.83%,下降至13.70%,但高于监管指标10.71%和工商银行的12.74%;资本充足率由年初的17.19%,下降至17.06%,高于监管指标14.12%和工商银行的15.75%。整体来看,建设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符合监管要求,资产质量也优于工商银行,下图可见,拨备覆盖率有所提高,同时不良贷款率呈向下趋势,反映其资产质量有所改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均大致保持在近年的高位水平。但是也须警惕资产质量有可能恶化的情况。总结与中国最大银行工商银行相比,建设银行2019年上半年整体业绩表现较佳,扣非归母净利润增幅略高,且利润率也较为优胜。但是商业银行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利息净收入却显得有点后劲不足,净利息差低于同行,利息净收入明显跑输,令整体营业收入的增长也受到拖累。不过,资产质量仍保持在稳健的水平。以当前的市价来看,建设银行与工商银行估值相当,工商银行的市账率略高,为0.71倍;建设银行为0.68倍,两家最大国有银行的最近12个月往绩市盈率均为5倍左右,按2018年股息计算的股息收益率也达到5%,颇为吸引。截至2019年6月30日,建设银行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24.38万亿,较年初时提高了5%,相当于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的81.30%。截至2019年9月4日,建设银行的市值为14725.65亿港元(按港股股价及其截至8月底的已发行普通股数计算),相当于工商银行的81.49%。以此来看,建设银行的规模与最大银行工商银行相差不是很远,而上半年的盈利能力也优于后者。只是,尽管工商银行过往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表现或稍微落后,但最新的中期业绩反映该行正在进步和改善,建设银行能否克服净利息差的瓶颈,继续保持优势?在2018年“港股100强”榜单中,建设银行也紧紧跟在排名第一的老大哥工商银行后边,排名第三,从2017年的第二位下跌一位。财华社将继续密切跟踪该行的表现,看看在新的一年这两家最大银行是齐头并进还是背道而驰。

2/7
坐拥近三十万亿资产规模的工商银行(01398-HK)(601398-CN)称得上是资本界航母。尤记得这艘航母赴港上市之时,曾一度成为城中热话,中国最大的国有银行同时在沪港两地上市该是如何值得期待的资本神话。然而,创造过众多上市神话的港股市场却未能将工商银行上市首日的估值推上一层楼,皆因这样的巨舰盘面太大,需要极其庞大的资金才能撬动起股价的上落,所以上市热度尤在,首日股价表现却平平。没有了市场短炒的杂音,反倒成就了静下心来一场价值投资的契机。2006年10月27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的工商银行,上市时的每股发售价为3.07港元,上市至今已接近十三年,经历了美国次按危机、全球经济周期的演变、汇率的波动,甚至内部的转型发展和供股,当前股价为每股4.92港元,而这还不计及过去十二年所派发的股息,合计达到每股2.586元人民币。价值投资,需要用时间丈量。本身就缺乏热炒属性的工商银行,只能依靠谨慎的风控态度和稳健的经营作风,来获取资本市场的青睐。那么今年上半年,工商银行的表现如何?财华社带大家深入剖析。上半年收入和盈利稳步增长按中国会计准则编制(下同)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显示,工商银行录得营业收入4429.15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4.32%,其中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7.81%,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则同比增长11.66%。期内,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67%,至1679.3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5.17%,至1671.33亿元。年化平均总资产回报率为1.17%,年化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4.41%。2019年上半年来自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入大增至10047.98亿元人民币,相较2018年上半年的经营净现金流入仅1865.32亿元,工商银行解释主要因为客户存款增加产生现金流入增加所致。根据财华社的估算,工商银行第二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9.02%,至2074.14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25%,至859.26亿元人民币,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51%,至855.98亿元。2019年第二季来自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出达到399.76亿元。从第二季度的各项业绩指标增幅来看,大致稳定。净利差改善,却非最高工商银行的收入来源分为利息收入和非利息收入,非利息收入主要为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019年上半年利息收入占总收入的77%,非利息收入占23%。2019年上半年,工商银行的平均总生息资产为26.37万亿元,同比扩大了8.37%;平均收益率为3.89%,提高了10个基点;利息收入为5081.57亿元,同比增长11.24%。其中,客户贷款及垫款所占的资产规模为59.02%,而产生的利息收入达到3470.76亿元,占利息收入总额的68.30%,也就是说,客户贷款及垫款占了生息资产的一半以上,是主要的利息收入来源,与此同时,此项资产的收益率也为生息资产中的最高,达到4.50%,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7个基点,这抵消了投资、存放于中央银行款项以及存放和拆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款项收益率有所收窄的负面影响。计息负债方面,期内的总计息负债(平均余额)同比增长7.69%,至23.93万亿元,利息支出同比增长16.55%,至2088.56亿元,主要因为占比最大的存款(占总计息负债的84.83%)规模扩大7.06%,同时付息率扩大了14个基点,导致这一类别的利息支出增加18.12%,至1583.04亿元,抵消了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和拆入款项,以及已发行债务证券付息率下降的正面影响。期内工商银行计息负债的付息率为1.76%,较上年同期提高了13个基点。由于期内生息资产的平均收益率上升了10个基点,与此同时计息负债增加了13个基点,上半年工商银行的净利息差下降了3个基点,不过得益于生息资产规模的扩幅大于计息负债的增幅,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7.81%,至2993.01亿元,占工商银行入账营业收入的67.58%。净利息收益率仅下降了1个基点,至2.29%。从下图可以看到,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息差和净利息收益率都不是近年最高,远低于2011年至2015年的水平,但相较2016年以来的表现有所改善。在中期业绩会上,管理层表示央行最近改革LPR形成机制对该行有影响,但影响有限。今年该行约有1.4万亿元贷款按LPR基准定价(不包括个人按揭贷款),占新贷款的38%,按风险原则来定价,并根据市场利率走势调整资产端结构,以及通过扩大客户机场来增加低成本资金来源。也就是说,未来净利息差的走向还是取决于工商银行调整资产结构、引入低成本资金的能力。非利息收入同比增长30.8%2019年上半年,非利息收入同比大增27.13%,至1503.61亿元,占总收入的23%。扣减开支后,入账的净收入为1436.14亿元,同比增长30.8%,占工商银行营业收入的32.42%,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长11.7%,至885.01亿元,其他非利息收益(包括投资损益、公允值变动损益、汇兑损益等)同比增长80.3%,至551.13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占比最大的银行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5%,因信用卡分期付款手续费收入保持增长;占比第二大的结算、清算及现金管理业务收入因第三方支付业务增长快带动收入同比大增24.7%,至205.44亿元。资产质量有所改善截至2019年6月30日,工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年初时下降了0.04个百分点,至1.48%;拨备覆盖率由年初的175.76%,提高至192.02%。从下图可以看到,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的高位呈向下趋势,拨备覆盖率也由2016年的低位回升,反映资产质量逐步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止,工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74%,高于监管指标10.71%,但低于年初的12.98%;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19%,高于监管指标11.40%,但低于年初的13.45%;资本充足率为15.75%,高于监管指标14.12%,高于年初时的15.39%。整体来看,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保持在稳健合理水平。工商银行的国际化国际化一直是这家中国最大银行的重要战略部署。截至2019年6月,工商银行在47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428家机构,通过参股标准银行集团,间接覆盖非洲20个国家,与145个国家和地区的一千多家境外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服务网络覆盖六大洲。从其披露的数据来看,资产规模占比最大的亚太区期内贡献税前盈利16.58亿美元,占境外机构税前盈利(含对标准银行的投资)的77.33%,盈利同比增长9.08%。在业绩发布会上,管理层表示工商银行仍将加强海外业务的内部管理,推进国际化进程,矢志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首选银行。总结从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来看,工商银行的表现未算是上市以来的最佳。不过,在国际经贸形势不明朗之际,该行的收入仍能保持稳健增长,开支得到适度控制(这由扣非归母净利润保持5.17%之温和增长可证),同时资产质量也在缓慢改善。截至2019年6月30日,工商银行的每股净资产较年初提高了3.65%,至6.53元人民币。以2019年9月3日的港股收市价4.92港元计,当前的港股市价较每股净资产具有31.05%的折让,较A股5.40元人民币具有16.62%的折让。市场给予如此低的估值固然有其原因:两地市场的差异,包括资金流动性、投资者构成等;还有银行目前面临的冲击,包括银行脱媒、经济环境不确定性,甚至市场对于其最近一宗投资的忧虑(尽管工商银行已表示此投资的不确定性可控)等等。价值投资的概念强调的是长远表现,而非短期波动,所以基本面因素才是该考量的因素。是否为价值投资之选?就看在诸君的风险水平下,该股是否为理想之选。从股息的角度来看,一直保持派息传统,从升值潜力来看,绝非一夜一飞冲天之选,庞大的资产规模决定了其“稳”、“缓慢”的属性。也就是说,该股并不适合短炒,升值潜力或需要时间体现,业绩表现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经济表现相关联。2018年,工商银行在“港股100强”评选中蝉联第一。这艘世界级银行航母在2019年又将驶向何方?港股解码将继续跟踪“港股100强”的表现。

2/4
改革开放推进了银行业的重大变革。最开始,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工商银行(601398-CN)、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01288-HK,601288-CN),各自承担着城市商业信贷、建筑与基建信贷、外汇及贸易融资以及农业信贷的角色。农业银行诞生时负责组织推动农村金融工作以及办理国家对农业发展的拨款和提供农业贷款。到如今,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已经是全国重要的综合金融服务供应商,业务遍布全国,原本的业务界线早已模糊,不过其原来的定位依然是相对优势所在。以农业银行为例,作为县域地区的主要金融服务供应商,以及在这些地区长期积累的专业经验,该行拥有强大的县域分销渠道,能受惠于快速的城镇化进程所带来的发展机遇。2010年7月16日,农业银行在香港挂牌上市的招股价为3.20港元,而其目前的股价只有3.08港元,比招股价还低。上市九年,农业银行每年都维持派息,财华社估算,该行至今为止的累计股息为1.39元人民币,依此推算,财华社估计农业银行在香港上市至今的账面收益率约为43.9%,低于工商银行(01398-HK)的1.61倍、建设银行(601939-CN)的3.05倍,以及中国银行(601988-CN)的78.19%。那么农业银行最新一份中期业绩表现如何?与另外三大国有商业银行相比,有何优势和劣势?收入和收益均温和增长从其按中国会计准则编制(下同)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来看,农业银行的营业收入有5.51%的增长,至3231.79亿元人民币(下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88%,至1214.45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95%,至1212.28亿元。由其上半年业绩来看,农业银行的营收和净利润均维持大致相符的增幅,反映业务温和增长,同时成本得到控制。净利息差下降22个基点近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在做好传统银行业务的同时,均进行多元化发展,从这些银行的收入构成变化可以看到成效颇大,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大致呈下降趋势。但是与另外三大国有银行相比,农业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占比还是较大,2019年上半年的比重达到73.53%,相较工行为67.58%、建行为69.28%、中行为65.65%,这意味着农业银行更容易受到净利息差变动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农业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同比仅增长1.62%,至2376.32亿元,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非利息收入双位数增长的正面影响。期内,农业银行的生息资产平均余额为22.196万亿元,同比增长10.80%,平均收益率提高了2个基点至3.83%,利息收入达到4215.7亿元,同比增长11.44%。然而,生息资产规模扩大和平均收益率提高的优势却被付息率上升24个基点所抵消。期内,计息负债的平均余额同比增长10.73%,至20.54万亿,付息率由去年同期的1.57%,上升至1.81%,利息支出大幅增加27.33%,至1839.38亿元。该行解释,这主要因为存款业务市场竞争加剧,存款付息率有所上升。财华社亦留意到,期内占计息负债85.36%的存款,付息率升至1.60%,比2018年上半年的1.35%增加了25个基点。事实上,另外的三大国有银行在期内的存款付息率也有所提高,建行增加了21个基点,中行增加了20个基点,工行增加了14个基点,反映存款业务市场确实竞争激烈。不知是不是存款利率上升幅度较大的缘故,期内农业银行的存款规模也扩大至17.54万亿元,增幅为8.36%,是四大国有银行中存款规模增幅最大的银行。付息率的上升导致期内净利息差下降了22个基点,至2.02%;净利息收益率下降了19个基点,至2.16%。因此,尽管生息资产规模扩大而且平均收益率提高,但由于计息负债规模也扩大而且付息利率大幅上升,利息净收入仅增长了1.62%,至2376.32亿元。资产质量改善截至2019年6月30日,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853.12亿元,较期初减少了46.9亿元(或2.47%);不良贷款率为1.43%,比年初时下降了0.1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年初的252.18%,提高至278.38%,是四大行中的最高。下图可见,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呈向下走势,拨备覆盖率呈向上趋势,均为改善信号。2019年6月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13%,高于监管规定的10.71%,但为四大中的最低,资本充足率为15.48%,高于监管规定的14.12%,在四大中处于较低水平。总结2019年上半年,农业银行交出了一份中等的业绩,与同行相比,净利息差降幅有点大,不过扣非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显示其盈利能力能跟上同行,同时资产质量也有所改善。展望未来,农业银行将通过创新,强化其自身的“三农”和县域竞争优势,在巩固传统业务经营的同时继续进行数字化转型。也许,关键还是看如何通过这些举措所形成的效率优势,有效控制存款付息率,以及通过优化资产结构来提高生息资产的利息收益率。综合来看,农业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和利润规模在四大中排名第三。港股市场给予农业银行的估值也与此相符。然而,上市至今,农业银行的股价表现并不给力,与其他三大行相比,其回报率最低。从农村来,农业银行的优势正是县域庞大的人口基础和城市化进程的发展机遇,数字化转型或是其缩小与其他商业银行科技和服务质量差距的重要契机,在未来的日子,这家在县域市场具有龙头优势的银行能紧跟城市化进程,在资本市场迅速迈进吗?值得期待。在2018年的“港股100强”评选中,农业银行排名第5,从2017年的第4下跌一位。我们将继续跟踪这家港股100强企业的表现,看看在新的一年,这家从城乡里来的银行能否迎头赶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