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今天上了火币Pro涨49

今年的纽约共识大会与区块链泡沫程度一样奇葩指数历史新高,前所未有的光怪陆离,V神公开抵制,也拦不住全世界“区块链从业人士”蜂拥而至,甚至有不少知名骗子受邀参会,粉末登场。大会靠卖门票卖出了1700万美金的收入,还不包括赞助费用。与去年共识大会带起的以太坊一波上涨趋势不同,今年的共识大会并未一改大盘颓势,反而在深熊道路上越走越远。2017年共识大会前后一周以太价格2018年共识大会前后一周以太价格正如我在4月初的写的《链治百病,药不能停》中提到:当时间大量浪费在微信群集体学习、媒体业余布道、跑会混圈子与其他似懂非懂的人一起讨论信仰上,真正认真读完中本聪白皮书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链治百病,all
in
blockchain”成了许多新一代信徒在熊市中自我催眠良药。当理智被FOMO代替,情绪被暴富神话调动,打鸡血比毒鸡汤更可怕。一个多月后过去,二级市场的萧条似乎没有给一级市场泼任何冷水。各类区块链速成大会,与各种去年12月还不知区块链为何物,至今可能都不知公钥私钥差别的大会嘉宾一起,给新进场小白们画了一个美好的暴富梦想。”Time
is your most valuable asset“
这是理性的团队与投资人熟谙的基本投资原则。靠谱的团队和投资人很少跑会,真.大佬都在忙着产业布局。如果区块链最大的应用是拉微信群和开大会,那还是买腾讯股票吧一级市场伪繁荣据CoinDesk不完全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在的区块链项目上融资金额已经高达63亿美金,远超2017年全年的融资金额总数,融资项目个数也接近了去年总量的近60%。在一线情况来看,一级市场在3月到4月初跌倒局部最低(以太美元计价约$380)这段时间有短暂的估值调整,但是在5月开始,大量项目,不管好坏,都迅速回归到神奇的1亿美金的”共识估值“。上面这张图显示,如果你投资了一个一个1亿美金估值(总代币量*代币价格)的项目,意味你有接近一半概率是投资了一个只有idea的项目。只有idea意味着淘宝1000元包办的白皮书,项目在传统风险投资里就是第一轮种子轮的估值,在硅谷种子轮估值长期稳定在800万美金左右。另外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当1亿美金的估值已经超过传统风险投资里的C轮公司的平均估值,却只有0.5%的项目是有可用代码。用接近10倍的溢价投了一个区块链项目,除了流动性溢价,剩下的也只有FOMO溢价和智商税了。另外一亿美金项目的token为什么如此值钱?是能够代替分红还是作为价值储存?不好意思,超过65%的token做的,仅仅是成为尚未有任何用户和使用率的想象中的平台上,支付手段的代替而已。这个可以轻易的被任何其他代币,或者线上支付手段取代。换句话说,就是在QQ还没有的时候,发了一个QQ币,然后这个QQ币总值1亿美金。如果这个不是空气,什么是空气?二级市场真萧条与一级市场的虚假繁荣相反,二级市场持续萧条。温水煮青蛙就是现在市场的最好写照:市场deeply
in bear
market,大币种交易量萎缩,机构持币观望,短期内并没有重大可预期利好,监管只有可能利空,EOS上线不论好坏都是利空…
在这种市场环境下,二级市场持续被一级市场的虚假繁荣下募资成功的项目填鸭,强行上线,靠做市继续维持虚假繁荣。二级市场我们看到了靠节点竞选赚尽吆喝的EOS领跑价格,以太各种竞争对手在无理由踩踏以太上表现的一个比一个精彩,却没有人关注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主动选择向EOS创始人BM披露了一个EOS重大安全漏洞,而不是在EOS上线后将其毁灭。(具体事情不赘述,真实故事就是Cosmos一个程序员小哥发现EOS竟然不是BFT
Compliant,告诉V后V选择公开告诉BM,BM与V辩论后承认问题改进码,详情可看Github帖子

Kwon (Tendermint, COSMOS 创始人) 的Boat
party上度过。Vitalik也悄悄到场,和好基友Joseph Poon (Plasma, Lightning
Network创始人),还有不小心成为程序员的说唱选手Karl (Ethereum
Casper核心开发),以及币圈颜值前三的Kevin小哥哥(Omisego核心研究员)
一起扯家常,唠嗑吐槽。难得在牛鬼蛇神充斥的大会,在这帮纯粹的从业者中,找到了一丝信仰。这几位年轻的真.大佬,共同的特点都在很早开始业余鼓捣加密学和分布式系统,没有一个是祖传区块链,没有一个是密码学专家。我至今还记得Joseph
Poon告诉我他大学的专业以及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时候,我满脸WTF的情形。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看的一个特别鸡汤段子其实说的很有道理:一个人下班后的时间,决定了他的高度。一个人如何使用空闲时间,决定了他能走多远。其实我们真的不需要那么多专家,真的不需要那么多大会。动不动就攒局、操盘、投行化、资本运作。历史上没有任何革命性技术或者产品会在这种环境下出现,更没有任何创新可以靠这种方式诞生。发自内心的兴趣和非利益驱动的参与,才是一个行业能够有机、健康、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纽约夜深,风起微凉。(格隆汇)

我们的认知总是一层层被刷新的。感谢这个时代伟大的发明者们。

千人千面的加密行业从未缺乏过话题,V神的言论更称得上是一大看点。V神对战BM、孙宇晨ETH、EOS、TRON之间的搏斗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在TRON出世前,ETH与EOS便“积怨已久”。有人甚至评论:如果说天不生中本聪,币圈万古如长夜的话,那么Vitalik和BM就是众星闪耀的加密货币世界里最为耀眼的两颗。两颗星其一——Vitalik
Buterin,人称V神,于1994年出生于俄罗斯。其父Dmitry
Buterin是早期区块链孵化器联合创始人,V神17岁时接触到了比特币;高中时成为比特币社区成员;20岁从滑铁卢大学辍学,专心研究区块链。2013年,首版以太坊白皮书面世;2014年完成项目众筹;2015年6月,首版以太坊面世。自此,区块链正式进入了2.0时代,拥有了智能合约功能。2016年6月末,V神宣布硬分叉构想;2016年7月21日,以太坊硬分叉计划实行。两颗星其二——Daniel
Larimer,圈内人称BM(bytemaster)。他诞生于美国的一个工程师家庭,他的父亲StanLarimer是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等公司的资深软件工程师,可谓“资深码农”,曾参与了BM公司的部分运营管理。BM有多次创业经历:BitShares(比特股)、区块链的社交媒体Steemit以及区块链应用平台EOS。两颗星星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互相“Diss”。“如何处理所有应用链集中建立在一条区块链上的问题?”当BM在2014年的区块链开发者大会上向Vitalik抛出这个问题时,双方就知道彼此并不是同路人。Vitalik并没有正面回答BM的问题,反而告诉BM,如何才能将EOS上的应用整合到以太坊上。BM直言,他并不满意Vitalik的回复。V神与BM互怼经历频频。V神曾声称委托权益证明(DPOS)导致财阀统治(由富人统治的政府)。他继续主张通过加密经济学进行治理,即使用经济激励和密码学来治理。BM则认为,他和V神都试图解决人类治理中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我选择承认某些关于客观证据范围的现实情况,并接受现实,即每个社区都可能有自己的“正确与错误”的定义,只能通过对社区成员的主观意见进行投票来衡量。真正的目标是降低创建新社区的准入门槛,并允许自由市场竞争来奖励最有效的社区和惩罚最腐败的社区。随后,TRON来了,被称为“营销天才”的孙宇晨也盯上了以太坊。2018年3月,TRON测试网上线,孙宇晨列举了7条TRON优于以太坊的理由,他认为,TRON的未来将比以太坊更光明。V神立马回应,称在这7条之上,应该加上第8条:Ctrl+C和Ctrl+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直指TRON代码抄袭。此前,TRON代码被人扒出大段抄袭以太坊。BM针锋相对的回呛了V神:推出DPOS恰恰能够让区块链平台得到长远的发展。V神一人对战BM、孙宇晨的出击,争论的有来有回。在V神、BM和孙宇晨论战中,币价并没有停止下跌的脚步。3月23日,据BreakerMag报道,在记者的提问下,Vitalik
Buterin表示:“以太坊确实失去了某些领先地位,但如果被波场超越,会对人类失去希望”。消息发出后,孙宇晨在微博进行反击:“波场会在成功时,帮以太坊立一座碑,纪念以太坊在人类区块链历史上做出的贡献”。
4月1日,愚人节当天,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句话:迈向更光明的明天(Toward
a brighter
tomorrow)。并配了一张与背景LOGO合影的照片,背景LOGO则是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及波场的宣传语:世界上最大的分布式生态系统。对此众多网友进行评论称:愚人节快乐。V神还对这条Twitter进行了置顶。配合愚人节当天作为背景,嘲讽意味浓重。孙宇晨随后轻描淡写的进行转发回复:“爱你”。
本次大战并未分胜负,但用数据来看波场TRON近期单日网络共交易3066472笔,是以太坊同日数据625948近5倍之多。从BM到孙宇晨,V神对怼两大公链的印象“深入人心”。但加密行业从未缺乏过话题,前者的硝烟还未结束,近日V神又以博客长文直怼澳本聪——完全同意并支持下架BSV。V神长文直怼澳本聪BSV从分叉开始就一直在争抢行业内的热度,BSV社区代表澳本聪(CSW)更是“张扬”宣称自己是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近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终于难以忍受了——币安下架BSV。一时间,一方面是数家交易所的响应,一方面是宝二爷、赵东的质疑。但似乎谁都没想到V神在此时发布博客长文对怼澳本聪——自己也反对交易所“随便”下架代币,但下架确实引发了社会对BSV的强烈谴责,这是有用且必要的,完全同意并支持下架BSV。事件发生后,V神发推特表示他完全同意并支持下架BSV。同时他认为言论自由是个困扰了很多人的话题,或许应该写篇博客来谈谈对这一话题的看法。随后,V神以长文表述了自己的观点:(以下为推文摘录)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宣布下架BSV交易对(澳本聪主导的比特币分叉币),其中最著名的代表是币安交易所。很多人(包括一些理性派)因此谴责下架BSV是一种审查制度,甚至拿它和信用卡公司阻止维基解密相提并论
。我个人一直是中心化交易所霸权的批评者。那么这次我会基于言论自由原则反对“下架BSV”活动吗?不,我支持它。许多像Kraken交易所这样“下架BSV”活动的参与者,不是那种“什么都做”的平台。它们对接受哪些代币、拒绝哪些代币做过大量决策。Kraken只接受少数代币,他们被动地“审查”了几乎所有项目。Shapeshift交易所支持更多货币,不过它不支持SPANK,甚至KNC。因此,在Kraken和Shapeshift这两个案例中,下架BSV更像是重新分配稀缺资源(注意力/合法性),而非审查项目。币安有些不同,它遵循万物随性式的理念,也的确接受了数量更多的加密货币。作为具有大量流动性的市场领导者,它也拥有其独特地位。于是,有人就针对两点,向币安提出了质疑。同时V神也指出:下架不会使人们难以交易BSV,加密交易所Coinex就已表示不会下架BSV(实际上,我也反对交易所“随便”下架代币)。但是下架确实引发了社会对BSV的强烈谴责,这是有用且必要的。因此目前为止,有理由支持所有交易所下架BSV。事实上,V神对澳本聪的质疑由来已久。他在博文中也提及,大约一年前,在Deconomy峰会上,V神曾向澳本聪——这个自称中本聪的骗子——公开喊话,质疑主办方“为什么允许这个骗子在峰会上发言”,同时解释“为何我认为澳本聪的发言毫无意义”。当然,澳本聪拥护者也用一篇名为“审查的指控”的文章回应了V神。不过,在V神发布长文之后,澳本聪也“不甘示弱”。18日彭博社消息消息,在BSV经历各交易所下架风波后,澳本聪(CSW)接受采访并表示,他仍认为BSV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彭博社记者提问,“你什么时候打算起诉以及起诉哪些人?”澳本聪表示,我起诉的主要是在加密货币行业有权威的人,如Vitalik(以太坊创始人)、
Peter
McCormack(反诉CSW的名人)。他们已经收到了概述案情的公开信。这将让我有机会在法官面前证明我的资历,由法院来判决事实,而不是让推特来评判。
他还表示,任何读过白皮书的人都能很清楚地看到,BSV是唯一能反映白皮书理念的代币,并且证明了它是目前唯一能扩容的代币。有意思的是,18日下午15:10,据火币全球站数据显示,BSV
2小时内拉涨15%,最高涨至63美元,日内涨幅达到10.08%。也许,这场由“币安下架BSV”引起的硝烟远未结束。

上个世纪90年代的密码学专家们发明并小范围实验了一系列概念:电子现金、智能合约、工作量证明……

得益于互联网和教育的发展,本世纪的程序天才们,则在逐步完成他们的设想。

比特币让人们见证了什么是虚拟货币、共识机制、公有的分布式账本。

以太坊让人们见证了什么是智能合约,即在这个共同的分布式账本上进行复杂交易的能力。

EOS,则宣称要将区块链推向我们的生活,使区块链应用能够大规模商业化。

目前阻碍区块链应用规模化,除了外界因素外,区块链自身的局限性在于:

1.不能支持大规模的交易并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