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威尼斯人平台趣店路在何方,228天市值搞丢近百亿美元

近日,趣店集团在披露二季报,并宣布不再与蚂蚁金服续签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对于此次蚂蚁金服与趣店的”解绑”原因,引发外界猜测与关注。
由于此前趣店严重依赖蚂蚁金服导流获客,业界普遍认为,合作协议不再续签后,将对趣店在风控及营销获客方面造成影响。
对此,双方均对第一财经表示,”这是正常的商业决定”。
根据趣店发布的第二季度未审财报显示,趣店第二季度总营收达到人民币22.437亿元(3.391亿美元),同比增长124.7%;调整后净利润为7.376亿元人民币(1.115亿美元),同比增长42.0%。
“分手”蚂蚁金服
在趣店中报披露的前一天,有消息称,蚂蚁金服计划不与在美国上市的互金公司趣店续签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受此消息影响,趣店股价在盘前跌幅达到19.79%。
次日,趣店公布二季度财报,并确认了上述消息,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在8月到期后不再续签。对此,双方均回应称,”这是正常的商业决定”。
某接近趣店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自2017年11月以来,趣店绝大部分用户均在趣店自有独立App上完成交易,协议到期对趣店经营没有实质影响,也不影响全年业绩目标达成,预计未来公司推广成本将有所下降,”除‘App接入协议’之外,趣店与支付宝还有多方面的战略合作,协议到期不影响双方战略合作。”
蚂蚁金服称,蚂蚁金服与趣店达成共识,不再续签相关商业协议,这是正常商业安排。作为趣店的股东之一,我们对趣店的发展一如既往地保持关注。
据悉,蚂蚁金服与趣店的合作协议将于本月到期。合作协议终止后,趣店将无法通过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的应用界面接触潜在借款人,也无法利用芝麻信用评分系统对客户进行分析。
去年10月,趣店上市后,曾引发对现金贷的热议,监管对现金贷也于彼时开始了整治风暴。此后不久,蚂蚁金服就收紧了对趣店的导流:去年12月,有关现金贷整顿业务的通知下发后,蚂蚁金服对相关合作方提出了年化利率不超过24%的要求,其中也包括一些银行系的消费金融公司。
作为趣店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2015年9月,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API(香港)投资有限公司入股趣店。趣店上市前,蚂蚁金服是它第四大股东,占股12.8%。
据悉,自2015年11月起,支付宝开始成为趣店的流量入口,为趣店开放了数个获客入口,提供了绝大多数的活跃客户,显著助推了趣店业务的快速增长。同时,芝麻信用分帮助趣店筛选客户,提高风控能力;审核通过的客户,借款和还款均需通过支付宝进行。其活跃借款人主要来自支付宝App中的”第三方服务”和服务窗。引入蚂蚁金服这一战略股东并获得其流量后,趣店2016年实现利润5.77亿元。
“这一(合作协议终止的)变化对我们的运营不会产生任何显著的影响,我们已经有8个多月的结果来证明。”趣店CFO杨家康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2018年第一、二季度的数据,大约96%的借款交易都是通过我们自己的独立应用来完成的。但他同时表示,此前,大约30%的新借款人是通过这个(与支付宝的)合作协议下的某项具体合同来注册的,这一部分(由于合作协议的终止)将会发生变化,”但是我们有信心,剩余的60%的新注册用户将会继续来到我们的平台”。
杨家康同时提到关于信用评估的问题,”将继续和蚂蚁金服在数据分析方面进行合作,这一点现在没有改变。”另外,他说,”我们已开发了自己的数据技术来衡量用户的信用质量”。
收入净利双增,股价却一路下跌
8月24日,趣店发布截至2018年6月30日第二季度未审财报。财报显示,趣店第二季度总营收达到人民币22.437亿元(3.391亿美元),同比增长124.7%;调整后净利润为7.376亿元人民币(1.115亿美元),同比增长42.0%。
受营收大涨的影响,趣店在开盘前股票大涨5%左右,但随后又快速下跌。截至目前趣店股价已跌至6.02美元,而此前其最高曾涨至35.45美元,发行价则为24美元。
中国的消费金融行业正在经历一场由监管驱动的蜕变,根据趣店披露的业务营收分类来看,其服务金融机构的消费金融业务收入增长至14.59亿元人民币(2.20亿美元),与一季度相比增长明显,但与去年四季度的14.91亿元相比,则处于停滞状态。
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趣店集团新增了8家持牌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很明显我们并没有很多P2P公司现在面临的问题。关于监管政策,我们是完全合规的。与持牌机构进行合作,我们的风险转移的方式是让我们合作的资金提供方自己做风险评估。”杨家康称。
而根据二季报显示,趣店集团旗下汽车新零售业务——大白汽车实现汽车销售收入7.85亿元人民币(1.19亿美元),一季度为5.46亿,环比增长43.7%,成为拉动公司营收的新动力,但与此同时,新零售业务的发展战略则由激进变保守。
此前,趣店表示大白汽车2018的目标是销售10万辆汽车,但截至目前,这一目标被降低到了2.5万-3万辆,上半年累计交付仅1.5万辆。对此,杨家康表示调低目标指引的原因是基于对风险的判断。
值得注意的是,趣店集团同时还披露了股权回购计划进展。2017年12月1日,公司董事会批准了最高3亿美元的公开市场股权回购计划。截至2018年6月27日,公司共执行了约1.5亿美元的股权回购。趣店表示,由于公司市值和基本面存在明显差异,公司会持续在公开市场回购股权。

威尼斯人平台 1

趣店今日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的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第四季度,趣店总营收为18.032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了20.9%。净利润为人民币7.675亿元,同比增长42.1%,每股摊薄收益人民币2.52元。整个2018年,趣店总营收为76.9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1.1%。净利润为人民币24.913亿元,同比增长15.1%,每股摊薄收益人民币7.74元。

截止9月13日,自上市以来,趣店(QD.US)市值已经跌去近80%,如此糟糕的运气是否已经到头了呢?

财报发布后,趣店CEO罗敏、CFO杨家康出席了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威尼斯人平台,智通财经获悉,2018年8月份P2P行业的成交量同比下降了52.18%,几乎“腰斩”,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趣店的抄底仍将遥遥无期,投资者还需谨慎。

以下是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也许投资者会有所疑问,鉴于趣店第二季度营收及净利润增幅同比分别为124.7%、42.4%。要知道这份漂亮的财报都是在与蚂蚁金服合作期间取得的。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与公司厦门新总部的相关资本支出有多少?另外,公司资产负债表上的其他流动资产项在四季度增长非常快,原因是什么?公司是否会在存在过剩资本的时候考虑发放股利?

当8月23日传出8月份到期后,双方不再续签协议,当天趣店股价盘前最多跌20%,隔日其股价再度大跌12.24%。

杨家康:对于公司而言,头等大事就是达成或者超过财务预期,我们不希望财务支出在资产负债表中所占比例过高。去年涉及到厦门在建新总部的资本支出只有1亿元人民币,相比100亿的资产负债表很少,建造新总部的大部分资金都来自于银行低息贷款,对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影响不大。其他流动资产项主要涉及汽车库存,随着这部分业务的收缩,会逐步减少。我们重视股东价值,过去12个月我们有3亿美元的回购计划,已经执行了约2.7亿美元的回购。未来一到两年,我们还会继续寻找进入市场的机会,但最重要的仍然是达成2019年全年净利润超过人民币35亿元的目标。考虑到目前的监管合规情况和稳定的运营结构,我们预计会与合作伙伴在产品设计上投入更多,根据我们的测算,这部分现金的回报率超过20%,将对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和净利润产生积极影响。我们还是会将现金投入收益率最高的产品中,投入到对公司成长有促进作用的机会中,当然,如果还有过剩的资本,就会考虑正常的路径,比如回购,或者未来某个时候发放股利。

再来审视趣店的股价走势,自登陆美股之后,其股价便一路下挫,不管是今年的一季报还是二季报,看似漂亮的业绩并未获得华尔街的认可,更有投资者表示,“坐等趣店跌到3美元再搞一把大的”。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关于股票回购,考虑到要到下半年才知道今年的目标能否达成,这是否意味着今年上半年不会有任何回购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9月13日,在美股科技股一篇“涨声”下,趣店仍下跌2.09%,而所谓的拼多多,却上演了妖股横行,大幅飙升30.03%。

杨家康:我们对实现35亿利润的的目标非常有信心,其实算起来非常简单,我们的利润约为贷款余额的13%-15%,如果用于借贷的资金都是公司自筹的资金,那么这个比例可以达到20%。公司去年年底的贷款余额是190亿,截止今年3月15日,余额达到220亿。要达到35亿利润的目标,粗略算一下,只需要今年全年的贷款余额达到250亿就可以,我们对此非常有信心。目前我们希望能够保证更多的利润,所以在其中投入了一些现金。

P2P频频暴雷,转型遇阻,趣店基本面没那么好

瑞士信贷分析师Charles
Zhao:去年8月份,趣店与战略合作伙伴支付宝的合作协议到期,公司无法再从支付宝渠道获取借款用户,并且去年12月份,蚂蚁金融战略投资部董事朱超辞去趣店董事职务,目前蚂蚁金服是否仍是趣店的财务投资者?另外,我记得公司还有三个私募股权投资者有意出售在公司的股权,这些都是公司股价未来发展的不确定因素,可否介绍一下目前这些投资者在趣店的股权?公司与他们的沟通如何?有何进展?

从天堂到地狱,从风光无限到频频暴雷,从蜂拥而入到仓皇跑路。互联网金融行业在短短几年间经历了冰与火的双重洗礼。

杨家康:你说的非常好。首先,支付宝仍然是公司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们仍然在使用支付宝的生态系统,比如用户支付和提高用户参与。支付宝在去年8月份之前确实为我们提供了渠道,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公司四季度的表现是在完全没有支付宝加持的情况下达成的,贷款余额依然继续提高,这证明了趣店产品的吸引力。虽然双方的合作协议结束,朱超也离开了公司的董事会,但是据我所知,蚂蚁金融仍然还是公司的财务投资者,至于未来他们如何处理这部分股份,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和明智决定,这对我们的运营没有实质的影响。

尽管,趣店作为规模较大的上市互金平台,获得了大量投资人的青睐,但是去年趣店主营业务大幅下滑,与大环境息息相关。于是2017年10月,趣店宣布推出汽车新零售项目“大白汽车”,颇有迎风转向的意味。

这些私募股权投资者的决定最好还是询问他们,但是据我所知,他们的出售应该已经基本完成,至于有没有其他的投资者也会出售手里的股票,这个要看他们自己的情况了。

但是在汽车金融租赁行业竞争如此激烈之下,趣店的转型并不顺畅。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Jackie
Zuo:第一个问题,公司四季度新增贷款额是多少?其中自筹和外部资金来源各占多少比例?第二个问题,现金贷的平均借贷金额有多少?四季度重复贷款用户的比例有多少?产品上有没有变化?第三个问题,公司用于借贷的资金来源是什么?自筹部分,机构来源的比例是怎样的?

2018年第二季度,趣店大白汽车实现汽车销售收入7.85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环比增长43.7%,项目上线至今新车交付总数超过15000辆,表明来看似乎增长不错。

杨家康:四季度的交易额是130亿人民币,57%来自表外,43%来自表内。四月份现金贷的平均期限是10.4个月,平均贷款额是1491元,这个数字与去年三季度持平。重复贷款比率很高,约为90.4%,也保持稳定。四季度的190亿的贷款余额,将近一半来自表外,其余来自表内,包括自有资金和信托等。

如果减去一季度的6608辆,得出二季度交付车辆为8392辆,即每辆车的营收贡献为5.23万元,相对于一季度平均每辆车约8万元的营收贡献,有所降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