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新闻链接,均已公布治理方案

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针对当前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有安全隐患、证照不全、超前培训、超标培训等突出问题,提出了一系列规范措施。
我们注意到,上周在港股上市的内地教育板块出现集体重挫,多只个股跌幅逾30%。市场分析认为与近日司法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有关,该送审稿对营利性学校和非营利性学校进行分类管理,并对非营利性学校的并购重组、变相营利、关联交易等问题做出明确的监管要求,由此,包括校外培训机构的盈利模式将受到制约。
早在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就曾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要求严令禁止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严令禁止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严令禁止中小学教师课上不讲、课后到校外培训机构讲等行为。
可见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给校外培训机构降温,是今年教育领域的一个重要工作。
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的校外培训机构规模日益膨胀。中国教育学会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辅导机构教师规模达700万至850万人。业界预计,2018年市场化运作的培训市场规模约为9000亿元,行业保持着30%以上的高增长。而上述数字并不包含正规学校的教师私自开办的“补习班”。
校外培训机构,尤其是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的原有之义,应是作为校内教育的补充,是为了满足中小学生选择性学习需求、培育发展兴趣特长、拓展综合素质。但近年来许多校外培训机构显然违背了教育规律和青少年成长规律,一味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以此为招揽,造成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同时也增加了家庭经济负担。
许多做家长的都深有感触,一个“一对一”辅导的课时动辄几百元,一个暑假下来,家庭甚至会为此支出数万元。有第三方机构调查数据显示,城市家庭平均每年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占家庭子女总支出的78.3%,占家庭总支出的36.5%。81.4%的家庭对于课外培训或辅导的选择在于语文、数学、外语等学科类辅导。可见,校外教培的支出,已经成为家庭的沉重负担。
同时,校外培训机构一味追求“应试”效果,一味超前学、超标学,也严重影响到了学校教育的健康发展,影响到了我国的人才培养。因此为矫正校外培训的方向,《意见》提出,要鼓励发展以培养中小学生兴趣爱好、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目标的培训,重点规范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同时,既要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行为,又同步改进中小学教育教学,提高学校教育质量和课后服务能力,强化学校育人主体地位,积极推动家长转变教育观念。
的确,学校需要强化育人主体地位,需要提高学校教育质量。如果广大中小学生在学校就能学得很好,那家长们又何必花那么多钱、让孩子花那么多时间精力去上课外辅导?
据悉,今年上半年各省已出台专项治理实施方案,截至8月20日,全国已摸排培训机构38.2万家,其中发现问题25.9万家,按照边摸排边治理的原则已经整改4.5万家。这开了一个好头。

新华社北京8月22日电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严令禁止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严令禁止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严令禁止中小学教师课上不讲,课后到校外培训机构讲等行为。

31省份专项治理校外培训乱象

这几个“严令禁止”,开启了一场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行动。

均已公布治理方案;全国摸排校外培训机构近13万所,整改培训机构1.2万所

各地纷纷采取相应措施:广州市教育局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公布治理时间表、举报电话及邮箱,还正在构建校外培训机构管理信息平台,鼓励社会、学生及家长参与监管评价,建立黑白名单制度,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向课堂内的教学要效率,北京市海淀区制定了《中小学课堂教学指导意见》《中小学教研工作指导意见》等,严控学校赶进度、超难度、突击教学。

近年来,课外教育培训机构迅猛发展,逐渐成为教育生态中的重要角色。但课外教育培训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失范”行为,提前教学、超纲教学,与学校违规合作开展“掐尖招生”……被称为“影子教育”的课外教育培训,阴影越来越大。

4月,包括新东方、学而思、学大教育在内的全国160家校外培训机构共同签署《校外培训机构自律公约》,承诺依法、诚信、规范办学,避免“超纲教学”“强化应试”,绝不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等。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开展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向“有安全隐患、无证无照、”应试“倾向、超纲教学”等6类突出问题发力。

5月,教育部等部门派出7个督查组,赴华北地区、东北地区、华东地区、华中地区、华南地区、西南地区、西北地区开展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专项督查。

日前,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全国31个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全部向社会公布了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方案。

5月下旬,教育部发布消息称,全国已摸排校外培训机构128418所,整改培训机构12251所。其中,整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机构2822所,整改无证无照机构5013所,整改有营业执照无办学许可证机构2963所,整改学科类培训“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机构1241所,整改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并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机构212所。

并且,对校外培训机构全面开展摸排。据介绍,截至5月23日,已摸排校外培训机构近13万所,整改培训机构1.2万所。

6月下旬,全国已摸排校外培训机构201193所。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办公室主任陈东升表示,以今年年底为时限,要基本完成专项治理,以明年上半年为时限,逐级对专项治理工作验收督查。同时,将加快印发关于加强义务教育教学改革的指导意见,指导学校创新教学模式,改进教学方法,科学布置作业,合理安排作息时间,全面提高课堂教学效果和学生学习效率,从根本上缓解培训热。

校外培训市场规模超800亿元

《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至2016年,在教育行政部门登记注册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有1.95万所。此外,在工商等行政部门登记注册的培训机构超过10万家,培训机构总数约为20万家。

一些培训机构出现了“你可以不来培训,但你的同学都来了”的广告词,“孩子不是在培训班,就是在去培训班的路上”成了较为普遍的写照。

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小学辅导的市场规模超过800亿元,上课外辅导的学生达1.37亿人次,参与辅导机构的教师有700万至850万。以2014年为例,我国参加课外辅导班的学生约占全体在校学生总数的36.7%,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更是高达70%。

庞大数字背后,是每个家庭的“供给”。青岛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一年前孩子上初中,为了提高成绩,专门去培训机构进行“一对一”辅导,一个小时125元,“平时放学后、周末都会过去,一个学期算下来得1万元”。

培训机构围绕“杯赛”形成产业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