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联系我们

拾0大传销币清单,项目混入假的开创者被警察方调整

今日有微博用户爆料,美团外卖4名员工实名举报某设计师利用上班时间,进行KCI区块链项目传销诈骗。

  ARTS项目被揭为ICO骗局:项目团队均造假,创始人被警方控制

2018年数字货币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赚钱效应明显更使其成为投资机构的“新宠”。在行业野蛮生长之下,市场上也涌现出了一大批披着区块链、虚拟货币外衣,实际上开展非法传销的团队,并使投资者遭受了巨大损失。

图片 1

  此前在境外交易所 ICO 的项目 ARTS
被投资人联合举报涉嫌诈骗,北京金融局内部已经将此事件定性为“金融诈骗”。

图片 2

诈骗流程为上家发KCI币、家承诺半个月后以高价回收KCI币、下线买KCI币、上线抽取佣金、上家跑路、KCI币成废纸。

图片 3

为厘清此类犯罪的套路,链得得App编辑自2018年起开始监控、预警并编撰传销币清单,并于2018年7月初发布了《2018上半年100大传销币清单》,其中列举了数百种活跃于市场的传销币种。

举报人称,该设计师在KCI前已经实施了ADC、ICA等多个项目诈骗。目前4人共计被骗35万元。

  币圈风声鹤唳。

为更完整地揭示传销币的骗局图谱,链得得App研究团队在此前监控的基础上,与链法律师团队、反传销网合作,不仅将法院、地方警方已调查入案的部分传销币进行监控,还通过详细规则和标准建立,监控、搜集并整理了2018年下半年曝光的上百种传销币发生详情始末,包括虚拟货币传销案例的发生时间、传销方式、涉及金额或人数等。

  2月4日,行业垂直媒体有币网报道,此前已在境外交易所 ICO 的项目 ARTS
被投资人联合举报涉嫌诈骗,并由此引发群体事件,数位投资人已将项目联合创始人蒋杰扭送至北京金融局信访办公室,蒋杰目前已被警方控制,北京金融局内部已经将此事件定性为“金融诈骗”。 

其中,警方正在通缉、法院已宣判的部分传销币种共监控到37个,由群众举报、自媒体揭发并列有详细运营方式的部分传销币种共监控到63个。

  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主办的《金融时报》头条报道称,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将采取一些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

百大传销币清单

  大约一周前,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风险提示称,注意到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开展相关活动的行为,并提醒投资者“境外平台一样存在系统安全、市场操纵和洗钱等风险隐患。”

官方宣判:

  监管层的严厉态度不言而喻,引发所谓“群体事件”的ARTS项目恐怕是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1、GRDC

  ARTS在1月8日开始ICO,总量10亿,众筹价约为0.66元,1月20日,ARTS上线澳洲U网,但上市就严重破发,目前交易所已暂停交易。截止暂停交易前最新价为0.13元,而其私募成本为0.66元。由此引起投资人组织上访、举报和线下上门维权。

号称中国金融建设第一期虚拟资产工程项目,采取二局各五次拆分模式推进,同时采取“四大收益”、“三大奖励”作为会员的奖励,从收取的会员费中提取奖金,根据业绩档次获取奖励。会员入会需缴纳会员费为600元的倍数,缴纳会员费后获得相应等级。

  事实上,从1月8日开始私募至今,ARTS项目已频频爆出丑闻,几乎集中展示了币圈的黑暗一面。

2、亚盾币

  虚假宣传、虚设项目

“亚盾币”网络传销模式包括会员管理系统和“亚盾币”交易平台。会员管理系统对会员进行分红和发展下线时层层返利。对会员进行分红称为“静态收益”,发展下线的返利称为“动态收益”。

  1月9日,即私募第二日,该项目便被爆出利用海外艺库网信息进行虚假宣传。海外艺库网也发布声明称Arts项目信息完全为抄袭和海外艺库网无关。而前期宣传中,ARTS项目故意使用了“艺库网”的名义进行募资,在群发私募信息中也借用了艺库网的域名和名义。

3、DGC虚拟币

  这也就意味着,ARTS项目方就连“壳子”都是造假的。

投资DGC虚拟币,要求下线至少缴纳人民币680元以上成为DGC公司会员。上线从下线缴纳的费用中抽取直推奖、对碰奖、领导奖,获取非法利益。每个参加者最多只能发展两个直接下线,下线再逐级发展,形成金字塔型网络层级结构。

图片 4

4、EGD—Super

  在声明中,艺库网直指对方为“李鬼项目”,并且称此行为是与币圈的“不耻之为”。

ES币设立十二个城邦,会员按照推荐和安置关系形成层级结构,会员投资有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截止案发前,激活申购账户557998个,传销层级达到20层以上,收取会员费100亿余元。

  除了项目造假之外,宣传中为其站台的顾问人员“黑石区块链创始人贺焕”也为假冒。

5、天合币

  在ICO的过程中,大部分的投资者很难看懂白皮书,只能够跟着站台机构、创始团队背景、知名大V的宣传投项目。在网上曝光的一段视频里,蒋杰称,“关于币参报道贺焕的事情,我在这里澄清,贺焕和ARTS一点关系都没有,后续也是被洪给写上去的。”

天合币借鉴“网络黄金”的模式,设定了天合积分的奖励计划、销售模式,需要缴纳会员费才能取得会员资格,会员投资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

  此外,据网友爆料称,ARTS团队在私募前吹嘘忽悠投资者称,该项目可登陆前三大主流交易所,但此诺言却未能兑现。

6、U宝币

  团队内讧,幕后股东成疑

“U宝”发行于
2018年2月26日,其平台系统根据注册时的推荐关系自动识别记录,使推荐人与新会员之间形成上下线关系,可无限发展下线,形成自上而下、多层级、金字塔形的传销组织体系。

  涉嫌虚假宣传后,投资人纷纷要求项目方退币。此时ARTS官方交流群的截图显示,Arts内部对于是否退币存在巨大的分歧。蒋杰作为联合创始人在官方交流群答应退币,之后又反悔,并表示对投资人进行补偿,但投资人明显不买账,并坚持要求退币。

7、皇尊币

  在此僵持时刻,ARTS团队爆发了内讧,开除了蒋杰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有观点认为,蒋杰的退币举动明显触动了创始团队和各渠道商的利益,退币意味着创始团队不仅要把募集的ETH还回去,且承销机构和基石投资和也要把币全部还回去,这意味着项目利益上的所有人都会受损。

缴纳一定金额成为会员,获赠“皇尊币”,“皇尊币”可买卖或提现,有六种以发展会员数量为计酬依据的奖励制度。

  该项目实际控制人也在内讧中渐渐浮出水面——是洪鹤庭而并非蒋杰。同样在上述曝光的视频里,蒋杰称其也是受害者,ARTS的实际控制人是洪鹤庭,“跟其他人一样,都是被洪欺骗被写到白皮书上。”有媒体称洪鹤庭早年创立51空中艺术馆,而后想结合区块链,成立了ARTS项目。但是洪鹤庭并没有出现在ARTS的创始团队和白皮书中,一直躲在幕后策划
ARTS项目,但目前蒋杰如何“被洪欺骗”尚不得而知。

8、“π”

  显然,当前币圈野蛮生长、乱象丛生,破发、跑路已经开始显现,在 ICO
中存有大量灰色甚至黑色操作,从发起私募到上交易所,完全黑箱操作。
ARTS项目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个币圈丑闻,监管大闸终究会落下。

在“SCI”理财平台购买虚拟货币“π”投资到澳门博彩业领取分红,要求参加人缴纳100元报单费获得注册码后注册成为会员,之后购买最低50个π,可通过发展下线投资π进行提成。

责任编辑:杨畅

9、亚元

“亚元”网站平台吸引会员投资,并引诱其他人员加入,形成省级分公司、市级分公司等6个层级,根据发展下线人数、投资额,按照动态、静态奖励的方式进行返利。

10、奖金币

奖金币为了达到非法获利的目的,利用办信用卡、金融培训、POS机刷卡返现获取银行分润等为由头,大肆拉人入会进入该传销组织。会员按双轨制排列某,会员的各种奖励均以会员网站内虚拟货币的形式发放,奖金币可转换成电子币,可提现,但需收取10%的手续费。

11、文某

网络虚拟货币“文某”宣称高盈利及合法性,引诱他人购买,并引诱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按照发展顺序形成上下级关系,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的依据,牟取非法利益。

12、圣币

“圣币”对外宣称是“国家唯一承认的虚拟货币,增值空间很大”,投资“圣币”可以获得高额回报。

13、世通元币

投资人交纳费用购买世通元币成为不同级别会员,且半年后投资会翻番。在购买”世通元”币成为会员后,除每日分红的静态收益外,还可以金字塔的方式”拉人头”发展下线,从而获得动态收入

14、中央币

“中央币”
发行于2016年11月份,采取会员费和三轨制伞形结构,设置了动态奖励和静态奖励,鼓励会员发展下线。截止2017年4,已激活会员账户30,855个,层级达83层,吸收会员资金共计200,042,006元。

15、克拉币

克拉币以泰国五军集团开发克拉运河需要资金为由,设立网站,组织、策划发行克拉币、克拉期权等虚拟货币、期权。要求参与者交纳费用、注册账号,获得加入资格,以投资、发展下线可以获得高额奖励。

16、云讯通(报单币、双慧币、五行币)

以销售”原始股”为名,引诱参加者缴纳费用注册成为会员,进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云讯通”平台自开启以来,先后经历了”报单币”、”双慧币”、”五行币”三种模式。

17、购派币

购派币要求参加者租用“矿机”取得会员资格,不同等级的“矿机”每天能产生不同数量的“购派币”同时鼓励会员发展下线。

18、宝特币

宝特币是一种从台湾引进的虚拟货币,以线上租赁矿机挖宝特币的赚钱项目,有矿工收益和推广收益两种奖励机制,鼓励发展下线。

19、洛克币

“洛克币”由秉东公司发行,又称RKC币,宣称可用于投资理财,采用三级分销的模式推广,奖励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

20、E币

E币依托心未来互联平台,以成为该平台会员购买商品短期内报销为诱饵,发展会员,对外承诺成为该平台会员后可实现100%报销返现。

21、ADC

曾用名“IAC”。“IAC”日收益高达2.8%,采取交会费和拉人头的方式吸收资金。后因IAC骗局被曝光,该模式更名为ADC,并借助虚拟货币的新外衣,重新上线。

22、BTM巴特币

即用区块链包装的传销币诈骗项目,宣称可充话费,有商城购物,收益丰厚。目前诈骗犯还逃脱在外,公安机关正在通缉诈骗嫌疑人。

23、LCC币

宣称是和非洲某国家合作扶贫,搞石油、钻石和设施建设,在其官网上,有一套复杂的动态、静态收益计算方法。今年3月,投资者的平台账户被冻结,从此无法交易。

24、维卡币

由保加利亚人鲁娅等人建立,并向我国境内渗透。该组织打着未来世界主流货币、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的旗号,诱骗他人投资。而实际上会员一旦注册不能退会,不能退款,主犯现已在泰国被逮捕,涉案约几百亿。

25、云尊币

2018年5月,某商贸公司以“为世界区块链研究所贵州分部名义”发展会员,进行违法传销行为,南明区市场监管局做出没收违法所得6万元,罚款4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26、云金币

兆云金资产的交易盈利模式是分层级的盈利模式。2018年6月,经人举报,包括吴金霖在内的8名嫌疑人被批捕。

27、CNB

2018年1月以来,深圳中金博泰公司以高额投资回报为诱饵,销售网络货币CNB,使会员遍布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达23000余人,吸金2.8亿元。

28、空中比特币俱乐部

用户可通过交易机器人“低买高卖”,稳赚静态收益,声称每年超过50%的理财回报率。2018年6月,江西宜春市金融办指出该组织涉嫌非法集资,有传销性质。

29、码链

“码链”,是指使用智能手机对准“二维码”“扫一扫”,即可“生成新的含有扫码DNA的二维码”,全程追溯。2018年6月13日,青羊区公安分局、区维稳办联合区检察院等部门100余人对码链的公司主体“四川天首合生能源有限公司”突击检查。现场挡获涉嫌传销人员50余名,涉案金额近3亿元。

30、摸金派

“摸金派”平台2016年9月份起盘,2017年9月份以“平衡交易”为借口拖延至今,数百万人的投资资金被困。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公众号“摸金先生”,前名称为“开普币CPC”。开普币在2016年被央视曝光定性为金融诈骗,后更名为摸金先生继续诈骗。

31、环保农业链

环保农业链诈骗团伙推出了一种山茶油,买山茶油就赠送NYC,后体现困难,诈骗团伙强制让投资者把NYC兑换成CTOP,之后项目方跑路。目前,公司董事长罗军雄已被抓捕。

32、IAC

宣称是以区块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基础打造的社交平台,在国内多地组织活动进行推广,实际是在从事传销活动。

截至目前,警方已抓获主要嫌疑人27名,在该团伙专门用来藏匿非法所得的一栋房屋里,警方查扣涉案现金高达13亿元。

33、亮碧思

自2018年以来,“亮碧思”传销的媒介已由过去的“洗发水”变成了虚拟平台,传销人员通过搭建虚拟平台,以“投资挖矿”的形式,受害者多为中年女性,他们对“区块链”概念也是懵懂。目前,深圳福田警方抓获了“亮碧思”传销案的第37名涉案嫌疑人。

34、亚欧币

犯罪嫌疑人夏某荣在海口注册成立跨亚欧公司,编造各种身份,在海口市运营“亚欧币”项目,而“亚欧币”实际为虚拟产品,没有任何实体产业。

2018年7月,跨亚欧公司特大网络传销案在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5名“高管”集体过堂,涉案金额38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