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平台

30年来中央首提的A股关键制度创新包含哪些内容,2016年A股超7成股民亏损

  近期A股市场走出了一波牛市行情。笔者认为,应抓住目前的牛市良机,同时推进两方面改革:一方面是加速推进IPO注册制改革;另一方面,在我国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发展滞后的情况下,加速证券投资基金大规模扩容。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19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要以关键制度创新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科创板要真正落实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证券发行注册制。对资本市场“关键制度创新”的提法,这是中国股市成立近30年来中央首次提出,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2016年A股超7成股民亏损 人均亏5万

  近日,《证券法》修订草案已进入人大审议程序,注册制正渐行渐近,将IPO审核权下放证券交易所,有利于监管部门集中精力加强市场监管,严打证券违法犯罪行为。

1990年12月,我国股票市场正式开门营业。经历过一系列改革后,自2003年10月,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首次提出“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及“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中央一直强调要建立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进而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直至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注册制改革”和“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现在中央再次提出:要以关键制度创新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科创板要真正落实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证券发行注册制。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国强 | 北京报道

  注册制通过简化IPO审核程序、降低IPO门槛,可以实质性地提高IPO效率,降低IPO成本。相应地,也会使得单个企业的IPO募资规模缩减,超募现象逐渐消失。市场化的IPO注册制能够充分发挥资源优化配置的功能。哪些企业能够上市,哪些企业不能上市,以及它们有多大投资价值,将更多地依赖于或取决于市场与投资者的自主选择与判断。

目前我国资本市场的基本架构已经搭建完毕,但在某些关键制度上,尤其是股市,仍存在一些重大缺陷、短板和弱项。这就是当前我国资本市场面临的主要矛盾及重大改革任务。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2期)

  因此,在IPO注册制的环境下,股市需要足够专业化的机构投资者群体。为此,必须大力培育和发展各类机构投资者群体。目前,由于我国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发展滞后,证券投资基金的品种创新与规模扩容成为当务之急,尤其是要加速证券投资基金规模扩容。证券投资基金既是最重要的集合投资者和组合投资者,同时也是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理性估值的引领者,还是个人投资和家庭理财的重要工具。事实上,大力发展证券投资基金的过程,也是A股市场“去散户化”的过程,这必将是一个十分必要而自然的过程。

归纳起来看,我国资本市场最大的制度缺陷就是A股缺乏包容性和开放性;资本市场最大短板及弱项有两个:一是机构投资者规模弱小;二是长期资金严重匮乏。这两个短板和弱项正是A股市场缺乏包容性与开放性的最根本原因所在。

2016年是农历丙申年猴年,猴者上蹿下跳,A股这一年走势整体也是上下震荡,因此有人称之为牛市熊市之外的“猴市”:在经历了年初熔断机制的“速熔速断”后,A股整体在2600点至3300点之间震荡。

  截至2014年底,全球证券投资基金净资产总额为31万亿美元,其中,美洲占57%,欧洲占31%,亚太及非洲地区合计仅占12%。我国证券投资基金净值总规模只有0.8万亿美元,不到世界的1/30,不及美国的1/15。

因此,解决A股市场上述制度缺陷,就是要对关键制度进行创新和变革。A股市场关键制度创新至少包括以下三个方面内容:

从全球股市来看,A股涨幅全球垫底,有不少证券公司预测点位被打脸;从上市公司层面看,A股市场IPO发行有所提速,沪深两市上市公司总数超过3000家,创历史新高;从股民角度来看,人均亏损两万多,想成为盈利的股民有多难?

  照此比较,为配合IPO注册制推行,作为IPO注册制推行的后续配套改革措施,未来5年内至少应将我国证券投资基金净值规模做大10倍以上,也就是接近8万亿美元的规模,这大体相当于现在美国共同基金规模的一半。这将大大加速中国股市“去散户化”的过程,同时也会有利于提升市场有效性及中国股市对外开放的水平,提高中国股市的国际地位及国际竞争力。(原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董登新[微博])

第一,大力培育机构投资者群体。目前A股仍是一个典型的“散户市”,市场承受力十分脆弱。从长远来看,A股“去散户化”是大势所趋,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般地,国内机构投资者培养相对缓慢,而引入境外机构投资者则可以从眼前入手,加速推进。比方,QFII松绑,扩大沪港通与深港通额度管制,尽快开通沪伦通、沪德通等,可以加速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引进和壮大,尤其是境外主权基金、公共养老金、私人养老金、公募基金、保险基金、资产管理产品等。在国内市场上,要加大集合类、公募类资管产品开发,尤其是要加大股票基金的扩容,只要长短结合、共同发力,做大做强机构投资者群体应该不是难事。

A股涨幅全球垫底,券商预测纷纷被打脸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第二,构筑庞大的长期资金来源。众所周知,美国3亿人口拥有28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储备,这是美国资本市场最庞大的长期资金来源,它不仅支持了美国公募基金的快速扩容,更是直接支撑了美国股市往往长达十年、八年的“慢牛”与“长牛”。相比之下,我国家庭理财仍然偏好于“短炒、赚快钱”,他们缺乏养老储蓄意识,对私人养老金投资尚缺乏足够认识和重视。

截至2016年12月30日,上证综指以尾盘3103.64点收红,告别了震荡的一年。与2015年12月31日的3539.18点相比,2016年收盘点位下跌435.54点,下跌幅度为12.31%。深证成指也“惨不忍睹”,最后一个交易日收于10177.14点,与2015年12月31日收盘12664.89点位相比,下跌2487.75点,下跌幅度19.64%。

目前我国14亿人口的私人养老金储备规模仅为1万多亿元人民币,除了养老金,A股市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长期资金。这是A股市场“牛短熊长”、经常暴涨暴跌的重要原因所在。为此,我们必须加大政策导向,引导国民养老储蓄,鼓励个人养老金产品投资,是A股“去散户化”战略的最重要抓手。

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在2016年全球主要股市指数中,A股因下跌幅度比较大,处于垫底位置。富时100、道琼斯指数、台湾加权指数,涨幅均在10个点以上;日经225和恒生指数虽然涨幅比较小,但也都是上涨势头。

第三,提高A股市场的包容性与开放性。由于A股存在明显的“散户市”及“政策市”的制度缺陷,结果导致“市场监管”常常被倒逼成“行政管制”,造成过度行政干预,包括人为设立过高的IPO门槛,对IPO审核进行实质性判断,对新股定价进行直接干预,对境外资本及金融衍生品实施过度管制等。

全球主要股市指数多数都上涨,为何A股跌得这么惨?财经评论员温鹏春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说:“其一,A股市场经历了2015年去杠杆的大幅度调整后,元气尚未恢复,加之市场流动性因调整出现的大幅度缩水,直接导致了市场买盘出现不足,而市场多空博弈力量的增强又加大了A股的震荡;其二,我国实体经济增速放缓是间接导致市场缺乏持续做多能量的关键所在。上市公司作为实体经济主导力量的代表,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其投资收益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间接导致价值投资者的观望气氛增强,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的做多力量。”

早在2013年党中央就作出了注册制改革决定,但时隔五年后,科创板+注册制才真正落地实施,改革阻力之大可想而知。不过,时过境迁,如今不仅科创板+注册制大受市场欢迎,就连一直持续了五年之久的证券法修订,最近也有了快速进展,注册制不再是争议的焦点,而是变成了共识,要尽快普及推广至整个A股市场,包括创业板、中小板和主板都要实施注册制。

A股惨不忍睹的跌幅使不少券商的预测纷纷被打脸,也引起不少股民吐槽。公开数据显示,在对A股2016年点位的预测中,国泰君安和申万宏源两家券商的高位和低位预测与真实市场差距较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